灵异怪事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灵异怪事

【灵异故事】死去阿公附身黑狗,为救孙女魂飞魄散!

时间:2019/12/29 18:14:52   作者:www.baisen.biz   来源:网络   阅读:732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  明末清初的时候,有一个小村子叫庄王村,村子里有一对老夫妻,无儿无女,相依为命。  可能是上天的眷顾,可能是善行积德,原本要孤独终老的夫妻俩,在一个下雪天捡到了一个冻的浑身发紫的女婴。  经过两人的细心照料,女婴终于是活了下来,取名为白凤。  不知不觉间,白凤已经十二岁了,老夫妻俩也已经六十多岁了。  虽说白凤年纪小...

【灵异故事】死去阿公附身黑狗,为救孙女魂飞魄散!

  明末清初的时候,有一个小村子叫庄王村,村子里有一对老夫妻,无儿无女,相依为命。

  可能是上天的眷顾,可能是善行积德,原本要孤独终老的夫妻俩,在一个下雪天捡到了一个冻的浑身发紫的女婴。

  经过两人的细心照料,女婴终于是活了下来,取名为白凤。

  不知不觉间,白凤已经十二岁了,老夫妻俩也已经六十多岁了。

  虽说白凤年纪小,但也是一个懂事的姑娘,经常帮着阿公阿婆干点力所能及的家务活,不挑吃,不挑穿,很是惹人喜爱。

  谁料老天不尽人意,本来平淡幸福的一家,却发生了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。

  这一天,白凤不小心崴了脚,好在强势不重,但也是肿得像馒头一样。

  家里请不起大夫,于是阿公决定上山去给白凤挖山枣根,民间有方,用山枣根水泡脚可以治疗跌打肿痛。

  于是,这位六十多岁的老人为了小孙女,冒着毛毛细雨独自上了山。下雨的山路极其不好走,湿湿滑滑。

  老人家捡了一根树枝当拐杖,小心翼翼地走在泥泞的小路上。

  污泥脏了阿公的鞋,小雨湿了阿公的衣服,老人家不怕脏不怕冷,一直向着山顶走去。

  上山的路有很多的小高坡,需要手脚并用爬上去,这对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来说,着实有点困难,更何况还是在一个下雨天。

  就在老人爬第二个小高坡的时候,脚下一块石头突然松动裂开,老人急忙抓住旁边的野草,可是湿润的泥土哪里能承受的住老人的抓力,只见野草被连根拔起,老人没了支撑,摔了下去……

  当天晚上,阿公一直没有回来,担心的阿婆决定去山上寻找。

  她安好了白凤,就匆匆上了山,可是看见的,却是没了呼吸的阿公……

  悲痛欲绝的阿婆找来村里的人帮忙,将阿公抬了回去,听到院子里吵吵闹闹的声音,白凤一瘸一拐地出了来,却看见已经死去的阿公,“阿公,你怎么了,你说话啊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  白凤哭着趴在阿公的身上,阿公的身体冰凉。

  在村民们的帮助下,阿公下葬了。

  每一天,白凤都活在自责中,如果不是为了她,阿公也不会死。

  她多想就这样随了阿公去,可是她不能就这样撇下阿婆。

  阿公去世半年后,这一天,白凤去地里干活,她背着锄头和柳筐,拿着中午的午饭——一个饽饽,就出发了。

  太阳晒得人懒洋洋地睁不开眼,白凤背着一堆东西走在路上,她觉得自己的呼吸有点不顺畅,从早上开始,她就觉得自己一阵一阵地头疼,为了不让阿婆担心,她什么也没说。

  可是谁想,这阵阵头疼却变得愈发厉害,现在她觉得自己的脑袋就像被狠狠地撞了一样,呼吸也愈加急促,眼前一黑,白凤昏了过去。

  周围一个人都没有,这个时间阿婆也不会来找白凤,这怎么办呢?

 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,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了一条黑狗,只见黑狗汪汪地叫着冲白凤冲了过来,舔了舔她的脸,便朝着村庄的方向狂奔。

  黑狗在村子里发了疯地大叫,可是没有人理会,甚至有的村民还拿起了锄头驱赶它。

  为了引起人们的注意,黑狗咬死了一只鸡,叼起来就跑,鸡的主人见了,破口大骂,拿起手边的长柴火,就去追黑狗。

  黑狗叼着鸡引着村民来到了白凤的地方,可就在距离白凤不到三百米的地方,黑狗被扔过来的石头砸中了脑袋,然后被追上来的人狠狠地踹着,“让你偷鸡,疯狗,看我不打死你!”

  可怜的黑狗被打出了血,他朝着白凤的地方哀鸣,村名拿起地上的死鸡,准备回家,却隐约看到不远处像是有一个人躺在地上,他上前查看,发现了晕倒的白凤。

  村民赶紧背起白凤就往村子里跑,黑狗看到白凤得救了,缓缓闭上了眼睛,一阵白烟从黑狗身体里蹿了出来,升到了天上……

  后来,白凤得救了。大夫说,幸亏送来的及时,要不然,白凤就没得救了。

  而那条黑狗的尸体,最后也不见了,有的村民说,白凤是福大命大,往日里哪会有狗偷鸡的,这个时候偏偏让人遇上了,白凤才得救了,可是他们不知道,附身黑狗的,正是白凤那死去的阿公。

【灵异故事】死去阿公附身黑狗,为救孙女魂飞魄散!



素未谋面的哥哥

东阳市,青城二中。
王明站在学校屋顶,望着这座谈不上多好的学校,眼中满是绝望。
现在是课余时间,他刚刚从班主任的办公室走出来,再过几天,他就只能离开这座学校了,因为他交不起学费。
他是个孤儿,父母都死在了十年前的一场车祸当中,平日里的学费都是靠打零工挣的,不过这一次,他的确没有时间再去赚钱了。
屋顶的铁门忽然被人踹开,几个身着校服的男生走了过来,脸上满是嬉笑的表情。
“王明,你他妈胆子越来越大了啊!”领头的高振笑道,“敢他妈和班主任说我抢了你的钱?你他妈有钱么?”
几个人大笑了起来,王明是学校出了名的穷屌丝,身上那件校服不知道多久没洗过,脏的一塌糊涂。
王明不敢说话,他原本是有钱交学费的,不过高振把他的钱全抢去了,所以导致他现在连饭都没得吃,更别说是交学费了。
高振也知道王明是个孤儿,没人会给王明撑腰,所以一般脾气不好的时候就会拿王明来出气,以至于王明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。
这次和老师说他是壮起了胆子,没想到高振那么快就找上门来了。
“王明,你小子也太不地道了。”李林笑着走了过来,把王明逼到了角落里,“我们高哥对你怎么样你也清楚,要不是高哥护着你,其他学校的那些混子早就把你给打死了!”
“对......对不起!”王明低声说道。
“啪!”一个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,声音清脆无比,顿时一个血红的掌印就留在了王明的脸颊上。
高振甩了甩自己的手,笑道:“你小子是不是以为警察能把我抓进去?告诉你!不出两个小时,老子就能出来!什么少管所,没鸡毛用!”
说着,他又一脚踢在了王明的肚子上,王明只觉得喘不过气来,整个人趴在了地上。
“小崽子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!”李林笑了笑,解开了自己的腰带。
笑声此起彼伏,王明只觉得自己自己的脸滚烫无比,还带着一股骚味。
“下次给老子记好了,再敢瞎说话,就不止是尿你那么简单了!”高振说完,带着自己的一瓢兄弟离开了。
直到自己的呼吸顺畅了之后,王明才挣扎着站了起来。
回到教室里,王明低着脑袋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,不敢去看身后的高振等人。
“又让人家欺负了?”一道靓丽的声音响起,王明扭过头去看,发现同桌薛玲玲回来了。
“擦一擦吧,真臭!”薛玲玲递过几张纸来。
王明木楞地接过,目光却在薛玲玲的腿上看了看。
薛玲玲可是班花,人不仅高挑,而且脸蛋也很好看,追求的人不少,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和自己坐在一起。
“还看!好的不学,坏的倒是学了一大堆。”薛玲玲说道。
王明连忙把目光移开了,学校里唯一愿意把他当朋友的也就薛玲玲一个了。但隐隐地,王明心底还是对这个班花有些许情愫。
只不过他这样的穷屌丝,怎么配得上薛玲玲?
“振哥,你看那比崽子!”李林指了指王明。
“吗的,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,居然还敢看薛玲玲的腿!”高振气不打一处来。
他也是薛玲玲的追求者之一,自然不喜欢王明这种穷屌丝还他妈时刻打量薛玲玲的身体。
“放学再给他些教训!”高振暗暗说道。
几个狐朋狗友又不免冷笑了起来,望着王明的样子冷冷地笑了起来。
报复来的并不晚,王明又一次被拦在了死胡同里,不过这一次的确如高振所言,并只是撒泡尿这么简单。
“王明,你小子下次要是再这么看薛玲玲的腿,老子他妈把你的第三条腿给打断!”高振淬了口唾沫。
王明趴在地上,没办法动弹,只觉得全身上下都在颤抖,手臂好像断开了一样。
缓了大半个小时,王明擦干了眼泪,往家里走去。
打开家门,却看到灯已经被人打开了,王明微微一愣,转头看向那几张破旧的沙发,一道高大的人影坐在那里。
“王明?”对方的声音微微颤抖着,似乎很是不情愿。
“你是?”王明不明所以。
“我是你哥哥啊!十三年前父母把我送去外地学校了,那时候你还小,所以不记得!”王阳的声音颤抖了起来。
哥哥?王明有些不敢相信,不过当他看到那张和他如此相似的脸时,他心里开始动摇了起来。
对方开始说着家里的陈年往事,直到所有的都对上了之后,王明眼中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!
他不是孤儿了......他还有哥哥!他们留着同样的血啊!
“这些年你辛苦了,这里有五十万,你先拿着用。”王阳把一张卡放在王明的手里。
“哥哥,你最近在干什么?”王明有些不敢相信,五十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。
“我现在是一个集团的高管,不过名字就不方便对你说了,这是机密。”王阳说道,“我最近很忙,你要是有事的话,就打电话给这个人。”
说着,王阳又拿出了一个老人机。
“记住,这个手机不要让任何人拿到!”王阳提醒道。
“记住了!”王明高兴地说道。
“我先走了,注意照顾好自己。”王阳说完,也不再逗留。
坐在沙发上,王明还是有些恍惚,但不可否认的是,这一切的确是真的,他有一个哥哥,只不过那时候他才三四岁,记不得而已。
“滴滴!”手机忽然响起。
王明翻开了自己破烂的手机,班级群里同学们已经聊开了。
“谁能借我五千块钱,几天就还!”张雪说。
张雪也是班里的美女,不过前男友倒是比班上的人还多,但往往有人因为她的美丽而动心。
“小雪怎么了?”
“遇到什么麻烦了吗?”
顿时安慰的人多的不得了,然而却没有人说借钱的事。五千块钱对于学生来说并不是小数目。
王明不免想起了自己没钱的日子,心里感慨了起来。
“我借你吧!”
班级群里寂静了下来。
“王明?”
“你有钱么?”
“你先把学费搞定再来说这种大话吧,过不了几天你就得退学了!”
“这小子吹牛也不打草稿。”
讽刺的声音不绝于耳。
王明不想理会同学们的嘲讽,拉了一个窗口和张雪私聊了起来。
“你要五千块么?”王明问。
“你有?”张雪也了解王明的情况,有些不敢相信。
“有,我借你吧。”说着,王明把银行卡绑在了自己的微信上,给张雪转了五千块过去。
看到钱,张雪也愣了愣,发了句“谢谢”之后就下线了。
王明也懒得去计较那么多,他不过是想帮助一下对方而已,毕竟遇到困难的时候一个人到底有多惨,没人比他更清楚了。
做完这一切,王明又去银行里取出了一万块钱,准备应付自己学费。财不外漏这一点王明还是懂得的。
殊不知他借钱的这件事已经被有心人给盯上了。
第二天一大早,王明就到了学校,拿着钱交了学费,他也不会被赶出学校了。
坐在座位上,王明心里不免又想起了昨天薛玲玲短裙下的长腿。
现在他有钱了,哥哥还是某个集团的高管,也算是名门了。
他也知道自己之前配不上薛玲玲,不过现在不同了!
“薛玲玲,放学我请你吃饭吧?”王明低声说道。
看着他有些绯红的脸颊,薛玲玲也笑了起来:“一个大男生害羞什么?不过你哪里来的钱。”
“我......中彩票中了五万!”王明想起哥哥所说的隐秘,灵光一闪道。
“下次吧,我放学有事呢。”薛玲玲说道。
“好吧。”王明有些失落了起来。
不远处的高振望着王明得意的脸色,颇有些不爽道:“这小子他妈的运气真好,这也能中?”
“五万块而已,震哥家里不是富二代么?”李林献媚地笑道,“不过这些东西,的确不该放在这种穷屌丝的手里。”
高振会心一笑,道:“当然得让这家伙把钱给吐出来,过几天周六的时候,我们组织一次户外活动吧。”
李林点了点头道:“没问题,把地点定偏远一点!”
他心里冷笑了起来,五万块可不是什么小数目,所以这次必须隐秘一些。
“这家伙他妈的还是对薛玲玲不死心,这次老子不把他废了就不姓高!”高振咬着牙说道。
“先让这家伙蹦跶几天!”李林冷笑道。
下课铃很快就响起,王明收拾好了东西,刚准备走出教室,就看到薛玲玲几步走了上来,脸色慌张道:“王明,帮我个忙吧。”
“什么事?”王明愣了愣 ,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薛玲玲这么着急。
加之他对薛玲玲也有着情愫,顿时自己也慌张了起来。
“你不是借了张雪五千块钱么?”薛玲玲问道,“能不能再借我五千,你不是中了五万块么?”
“可以啊。”王明立马答应了下来。
他卡里可是还有着四十多万,五千块钱对他而言并不多。
“谢谢!”薛玲玲笑道。
王明笑了笑,立马拿出手机给薛玲玲转了五千块过去。
拿上钱,薛玲玲马上就离开了教室当中,王明有些失落了起来。
不过总算是一个好的开始,王明背着包,往学校外走去。他手头还有些钱,准备去吃顿好的,这些天自从被高振抢了钱之后,他每天都只能吃馒头咸菜,的确是没有开过荤了。
走在街上,王明往一家不错的餐馆走去。准备点几个好菜犒劳一下自己,隔着玻璃往里面看去,却看到薛玲玲和一个白色西装的男人坐在一起,谈笑风声。
他心里低落了起来,原来放学薛灵有事是为了和另一个男人共进晚餐。
他恍惚的时候,两个人已经从餐馆里走了出来,薛玲玲挽着白色西装男人的手,脸上笑颜如花。
“王明?你怎么在这里?”薛玲玲一眼就看到了他。
毕竟现在的王明穿得还是同一个学校的校服,而且脏脏破破的,整个学校也只有王明一个人了。
“我来吃饭。”王明强行挤出些许笑意。
“别逗了,你中了几万块钱就想来这里吃饭?”薛玲玲皱眉道,“快走吧,随便找个餐馆填饱肚子就好了。”
“玲玲,这是?”那白色西装的男人皱眉看着王明,一脸嫌弃的样子。
“同学而已。”薛玲玲说道。
“哦,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和这种人走的太近,他们附近的空气都是脏的。”赵泰笑道,“这种平民窟的人不应该和赵氏集团的未来夫人认识的。”
未来夫人?王明五雷轰顶!
他知道赵氏集团,是一家房地产公司,对方的财力并不小。不过他老哥可是国际集团的高管之一!在其中是有着股份的,也不差!
“我就是要在这里吃饭!”王明说道。
“别怪我没提醒你,你那五万块在这里一顿饭就没了!”薛玲玲说道。
王明笑了笑,他卡里可不止五万,不过他不能解释什么,只能自顾自走进餐馆当中。
“别理他了,一个运气好的土鳖而已。”赵泰笑了笑,拉着薛玲玲坐上了宝马车,随后绝尘而去!只留下一道烟尘。
王明望着逐渐远去的宝马车,微微有些失落。
点了几个菜,王明也只是为了填饱肚子,对那些昂贵的酒水没看一眼。不过就这样也将近花了几千块钱。
吃饱喝足之后,刚刚踏出宾馆,他的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“哪位?”王明有些奇怪。
平常他的电话可是从来不会响起的,因为也没有人愿意和他说什么,唯一愿意和他说话的薛玲玲也在找男朋友。
“王明,那么快就不认识我了?”张雪的声音响起。
“张雪?什么事?”王明有些意外。
“你之前不是借了我五千块钱么?我想感谢你一下,今晚在金典KTV唱歌,我请客来不来?”张雪问道。
“金典KTV?”王明愣了愣,那可是全市出了名的混乱地方。
“对啊,就我们两个人!”张雪笑道,“你不来的话就是看不起我!我可是为了感谢你才请客的!”
王明愣了愣,最后只好点头道:“好吧。”
“那晚上八点钟,不见不散!”张雪挂断了电话。




标签:灵异 故事 死去 附身 黑狗 

特别提醒:本网站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目的是传递更多信息,但并不意味着本网站同意其观点。其原创性及文中所述文字内容均未经本网站确认。我们对本条款及其全部或部分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和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。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本网站不承担侵权的直接责任和连带责任。如果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,请及时联系,本网站将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。

网友转发请注明出处(http://www.baisen.biz),谢谢合作!

本站关键词:天下奇闻,奇闻异事,奇闻怪事,世界奇闻怪事,奇闻趣事,奇闻异事网,奇闻怪事视频,奇闻怪事图片,奇闻趣事未解之谜,天下奇闻怪事

本类更新

本类推荐

本类排行

本站关键字:天下奇闻|奇闻异事|奇闻怪事|世界奇闻怪事|奇闻趣事|奇闻异事网|奇闻怪事视频|奇闻怪事图片|奇闻趣事未解之谜|天下奇闻怪事

©2016-2020 天下奇闻网 www.baisen.biz 免责声明:本站信息均来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请立即通知本站撤除。

苏ICP备17026823号-16